直至长风沙

pot厨/木手本命/最喜欢的cp是忍岳/现在非常厨圣鲁道夫/日常蛇精病

赤泽x金田跑题作文(一发完)

是网上那个炖肉第二十六题……题目是……嗯……使用工具(´◔◡◔`)【小声】
但是这篇里没有肉 不过有成人元素 算是个黄段子……?

赤泽吉朗在周末的早上被门铃声吵醒。难得的懒觉被中断,赤泽懊恼地爬起来,将贴到脸上的乱发捋到脑后。身旁睡着的小人儿也被吵醒,惺忪地睁开睡眼:“有人……来了?”赤泽揉了揉爱人的头发:“接着睡吧,我去开门。”他俯身在金田额上留下了一个湿润的吻,披了件衣服走去开门。

上大学的第二个月,他和金田就学着其他老友的样子,在学校附近租了一间公寓。住处不大,甚至没有卧室,除了客厅只勉强有一间卫生间和一间厨房。他和金田安了一个隔板,算是隔出了一间卧室,塞了一张双人床,书桌只能放在客厅里。赤泽搬进来不久就挽着袖子给金田钉了好几个壁柜,好给他的书虫子放他的藏书。

赤泽打开门,来人是个快递小哥,将包得严严实实的箱子塞到他怀里让他签收完就走了,留下赤泽一个捧着箱子风中凌乱。
快递?我最近没买东西啊?为什么收件人还写的我的名字?难道是金田买的?
抱着箱子走进卧室,金田已经穿戴整齐坐起来了。“买了什么,部长?”
“不是我买的啊,”赤泽把箱子放到地上,困扰地挠了挠头,“我还以为是你买的呢。”看金田同样迷惑的表情,这个猜测也被推翻了。
“总之打开看看吧,或许是外地朋友寄的礼物。”赤泽蹲了下来,拿小刀划开封住箱子的胶带。打开箱子先拿出来的,是一张贺卡。
“恭喜你,赤泽吉朗先生!您通过转发xxxx活动,获得xxx赠送的特别奖!”
“哈,是中奖了啊。”赤泽笑了,虽然他经常转发抽奖博,甚至不记得这是哪条微博的奖品了。(假设他们的那个app叫微博x)
“嗨——?是什么是什么?”金田也很兴奋地下床凑过来。
赤泽满怀期待地打开箱子。
拿出了……一个口球,一个项圈,一个手铐,和一个……不可描述的“玩具”。
哈???赤泽的内心受到了剧烈的冲击,自己到底转发了什么乱七八糟的玩意儿啊?!不对,这个博主送的奖品是什么鬼玩意儿啊?!!!
然后他猛然想起来什么,无比紧张地转头看向他身旁单纯的恋人。
果然,金田并不知道这些“道具”是做什么用的,反而好奇地提起了手铐:“哎?是玩具吗?”
……某种意义上确实是啦。赤泽丰富的“知识”来自多年的小电影阅片经验,金田虽然可能也看过,但肯定没看过这么刺激的。赤泽的内心顿时充满了罪恶感。
“这好像……是真的手铐哎,有钥匙的。”金田打量着,“挺贵的吧。”
“我、我们还是退回去吧……”赤泽心虚地提议。
“哎?你还没看里面有什么呢。还有玩具枪吗?”金田放下手铐,接着从箱子里拿出……不可描述的“小玩具”。
别别别别别……别把这种东西拿到手上啊!赤泽感到自家金田受到了玷污,一把夺了过来。
金田莫名其妙地望着赤泽:“部长你的反应太夸张了吧……这是什么?”他伸手要抢,“剃须刀?也不像。是什么仪器吧。”他试图抢过来接着研究,但是赤泽誓死不从,金田只好放弃,转而一把把箱子抱在了怀里。“部长不给我看,我还有这么多呢。”他挑衅地吐了吐舌头,继续翻了起来。
“遥控器?”金田惊讶地看向这次拿出来的东西。“不要!”赤泽的阻止还没说出口,金田就下意识地按下了开关。
赤泽手里的“剃须刀”剧烈地震动了起来。
金田啧啧称奇,把遥控器上所有的按键都按了一遍,“剃须刀”的震动频率也变换着不同模式。
赤泽吉朗,已经尴尬紧张得,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这个……是做什么用的?”金田愈发好奇了起来,撒娇道,“给我看看嘛,部长。”
“不给,死都不给。”赤泽转过身子去,甚至抠出了手中东西的电池,让这个该死的玩意儿不要再邪恶地运作了。
“部长今天真是莫名其妙。”金田愤愤地将遥控器丢到一边,从箱子拿出了最后两件东西。
口球,和项圈。
赤泽感到眼前发黑。
金田不知道口球是做什么用的,但是常识使他明白项圈是项圈。“这是挂脖子上的?”金田拿起来要戴,被赤泽匆忙阻止:“别别别别别别戴,算我求你的,行不行?”金田皱眉瞅他:“部长,你为什么一直一副做贼心虚的表情……?”他端详手里的项圈,哑然失笑,“哈,这个该不会是给宠物戴的吧?也不对,它不应该和刚才那些东西是一套的吗?”他又看向口球,“这个呢?也是戴脖子上的?”
赤泽深吸一口气,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金田一把捞起来扔在了床上,不等他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迅速把所有罪恶的东西放回了箱子,抱起箱子冲出门将它扔进了垃圾桶。
“哇笨蛋泽你干嘛——!”金田发出尖叫,“那些东西看起来很贵啊!你就这么扔了!”
赤泽不知道如何解释,因为刚才迅速的来回奔跑还在大口喘气,索性喘息着把还在抱怨的金田摁倒在床上,狂热地吻着他,唇舌纠缠,直到金田喘息着嘴角流下云津才分开。赤泽微眯着眼睛凝望着金田惊恐而动情的双眼,压低了声音说:“你要是很想知道为什么的话,那我可以告诉你。如果你想留着那些东西也可以……但我保证你会后悔。”
金田吓得身子都缩了缩,不知所措。
赤泽不由得无奈地笑了:“你呀……”说着,宠溺地俯身吻了吻身下孩子的脸颊。
于是,金田一郎同学,躺在赤泽吉朗怀里,他们拉着窗帘关着门,在周末的大好清晨在床上认真观摩学习了一部xx教学实战影片。这部片子赤泽看过很多次了,所以他的注意力更多地放在了怀中孩子的脸上,看着他的表情从惊讶到尴尬,再到惊恐,然后面红耳赤。
珍贵的影视资料时间不长,二十分钟后,赤泽带着讳莫如深的笑容望着金田内涵复杂的双眼。
沉默,沉默是今晚,啊不今早的东京彩虹大桥。
金田的世界观受到了猛烈的冲击,低头把脸深深埋在掌心里,带着崩溃的少许哭腔:“这、这都是些什么呀……”
赤泽笑得瘫在了床上,笑到捶床。
“都是笨蛋泽的错!你肯定关注了什么糟糕的博主!”金田将脸抬起来,转向赤泽怒斥。
“哎呀哎呀。”赤泽撑起身子,一把揽过爱人小小的身子,摁在床上,“大家都是男人嘛……”
“可、可是这也太……!”金田反驳。
赤泽没说话,只是笑着居高临下地望着他,看到金田心里发毛。
“所以,还想要吗?还想看吗?还想戴吗?虽然刚刚那套我扔了,但是我不介意再买一套的。”
金田吓得话都说不清楚了,刚刚影片里某主角的哭叫给他留下了深深的阴影,他惊恐地瞪大眼睛,嘴唇发抖:“不不不不不……不要……”
赤泽将手伸入金田的上衣,恶意地摸索:“一郎耍赖,你刚刚明明很感兴趣的。”
金田快要吓哭了:“我我我……我没有……”
赤泽被逗笑了,低头吻上金田的嘴角:“你这笨蛋,怎么这么好骗啊。”
今天份的捉弄金田,也非常地愉快呢。

“等等,部长……你刚刚不是开玩笑的吗?”
“我不会做那种事情,但是没说不会做这个啊……”
“唔……哈……等等……”
“片都看了,不做做也太泯灭人性了吧?”
“哈……哈啊……你这混蛋……笨蛋泽你这混蛋!!!!!”
——end——

官方要出赤泽和金田的徽章了
我的心 乱了
好怕这次又错过下单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心急如焚】
顺便再问一次有出圣鲁道夫的情人节应募徽章的宝宝吗【。

这个男人就是在用身材诱惑我🌚
好多想画的东西 没时间画

我想吃赤泽金田的粮【躺会儿】

喜欢的人「赤泽×金田篇」

写在前面:又名《震惊!圣鲁道夫网球部长竟提着两斤……向学弟告白!》          
他俩攻受很迷,所以金赤金无差…我是不是在刚刚的顺序里已经暴露了心声【。
下面开始正文:

金田一郎是个很温柔的人。
这一点从他想去的约会地点是“配合女朋友”就能看出来。
可是金田一郎至今没有女朋友。
金田爸爸和金田妈妈就有点着急。
赤泽队长就十分着急。
你问为什么赤泽队长比金田爸妈还急……?
“这是当然的啊!一般来说在我们这个国家,中学时代如果不能成功恋爱,踏入社会后就会大概率单身了吧!到时候这小子起居没人照顾怎么办啊!这家伙又不是开朗的性格,联谊的话不讨人喜欢怎么办!这小子头脑也不灵光!以后急着结婚被人骗了怎么办!”
“……你为什么要替他考虑这么多啊,你比他大一岁,还照样单身不是吗。”负责刚才的提问的观月一脸嫌弃。
“这不一样!”赤泽豪迈地大手一挥,“像我这种富有魅力的男子,哪怕拖到工作依然会很受欢迎的!”
……你哪里来的自信啊。观月最后的善良促使他将这句话咽进了肚子里。

但大家都有深厚的同学情谊,在听说金田爸爸金田妈妈有点担心儿子的感情状况后,金田的同学们给他介绍了不少女孩子。
然后就是两人出去看看电影逛逛街,相当于成人相亲的样子。金田很体贴,“相亲”的地点项目总是顺着女生的意见来。
可每次“相亲”回来后,女孩子都会给予金田一个很高的评价,然后告诉媒人他们俩不来电。
朋友们每次都为金田遗憾,金田却总是随和地笑笑。

金田不急赤泽急,于是在这次金田又被同学介绍去和女孩子约会后,戴着帽子墨镜的赤泽鬼鬼祟祟地悄悄跟金田和女孩上了同一辆前往影院的公车。
公车上没有座位了,金田和女孩子抓着吊环站在一起。期间,两个人一直紧张地望向窗外,没什么话说。
赤泽站在几尺外倒是急得不行:说点什么啊金田!这个尴尬的气氛是怎么回事!
公车驶过一块广告牌,女孩子抬眼和金田说了句什么,金田眉眼一弯,笑着附和。
呜噢!看来进展顺利了些!赤泽兴奋地握拳做了个“好哎!”的姿势,引得身旁坐着的老大爷一阵侧目。
金田与女孩交谈了起来,似乎在聊刚刚广告牌上宣传的某部电影的原著小说。这个话题金田似乎很有兴趣,两人基本是一来一往地交流,紧张的气氛也轻松了起来。
这样下去说不定会有戏哦!赤泽满意地点头。

公车突然颠簸了一下,晃得赤泽差点没摔到老大爷身上。再看金田的方向,女孩刚刚似乎也是脚步不稳差点摔倒,金田眼疾手快地扶住了她,手还留在女孩的背上。
身体的接触很明显地让女孩有些羞涩,脸颊染得绯红。金田也很不好意思地将手拿开,两人再次陷入了沉默。
按理说,金田刚才的应急反应及时得体,是可以加分的,赤泽理应为他高兴。
可为什么,心里有些不开心呢。
公车突然又是一个急刹车,女孩子又是一个趔趄,这次金田没敢伸手去扶,好在女孩子没摔倒。
这里应该埋怨一下金田吗?可为什么,没有那种恨铁不成钢的感觉了……?想到金田伸手扶着女孩的画面,赤泽就感到一阵胸闷,他用力摇摇头,不明白自己是怎么了。
而那两个人,一路再无言。

果不其然,从别人口里得知,这次的“相亲”对象又吹了。
“金田君真的是一个非常温柔体贴的人,我们也有共同话题。可是……我对他实在没有恋爱的感觉,相信他也一样。”
而金田就像受到巨大打击一样,从此之后拒绝了所有“相亲”或联谊的主张,虽然本来就是被推着找女朋友,可现在像是彻底放弃了。

“怎么了,现在你又不替他着急了?”观月抱臂嫌弃地看着直挺挺横在宿舍床上蒙着眼罩的赤泽。
“啊……”
“说起来,他上次约会你不是跟踪他了吗?有什么收获吗?”观月微微歪头,绕着头发问。
“没……”
“你怎么了?”观月疑惑,“自从上次回来就魂不守舍。”
“我……感觉好奇怪。”赤泽翻了个身,干脆脸贴着床,声音也变形成嗡嗡的,“上次看他……伸手扶着女孩子,我几天以来,脑子里都是那个画面,晚上还老梦见他俩牵手拥抱,我在梦里看着,心里还特难受……”
“哈?”观月皱眉,“你是不是喜欢上那个姑娘了啊?他俩不是没成吗,你还有机会啊。”
“我没有啊!”赤泽一下子翻身坐起来,“我连人家姑娘长什么样都不记得了!”
“哦?”观月绕着头发,脸上浮现了意义莫测的笑意,“那你……该不会喜欢上金田了吧?”
“这怎么可能啊!”
“没关系,同理可证,金田现在不是也不想找女朋友了,虽然他一开始就是别人撺掇他找的,你也依然有机会啊,嗯哼哼哼哼……”观月笑意渐深。
“所以说重点不是这个啦!我怎么可能会喜欢金田啊!”喜欢一个人不是见到他就会很高兴,见不到就会很想念,看见他和别人在一起会很伤心,看到与他有关的事物会不自觉地笑,觉得他什么都好,想拥有他,想拥抱他,想亲吻他吗?!
……嗯?
虽然确实和金田在一起又放松又快乐,甚至让单打国手级(自称)的自己有了“不如一直这样双打下去吧”的想法,每天最期待的就是社活……
虽然确实如果哪天这小子社活请假,自己训练会没有干劲;出去玩的话如果没有他,也会不自主地想“如果这小子在就好了啊”……
虽然在公车上看见他和女孩子身体接触,胸口感到很闷……
虽然路过商场好看的网球鞋时会伫足,不自觉地想这双鞋他穿起来会是什么样,会是他想要的那双吗;收到好看的邮票也想送给他……
虽然确实觉得他真的是个很好很好的人;虽然……接吻拥抱之类的事情还没有考虑过,但是真的,希望能成为于他而言独一无二无可替代的存在……
“……我该不会真的喜欢他吧?!”赤泽猛地转向观月,一脸惊恐。
观月无语地看着赤泽,以他对赤泽的了解,他知道赤泽刚才绝对经历了一段非常智障的心路历程。

第二天,社活教室,金田正要换衣服,却被赤泽叫了出去,赤泽沉默地带他走到了教学楼后面的花园里。
“有什么事吗,部长?”金田疑惑地问,“部活要迟到了。”
赤泽想解释他已经找了个理由给两人请好假了,但竟然紧张得说不出口。
冷静,赤泽吉朗,只不过是表白而已,你可是比金田成熟得多的男人,经验要丰富得多,要沉着冷静!从来没有恋爱经验的赤泽吉朗谜之自信地自我鼓励。
金田一郎并不知道赤泽吉朗的心理活动,他只能看到赤泽的双腿抖得和筛子一样。
“你还好吧,赤泽部长?”
“我……非常好……金田……我有事想对你说……”
“赤泽部长,你声音怎么抖成这样了,真的没问题吗?”金田无奈地笑着问。
“就就就……关于你……喜欢的人……”赤泽紧张到大脑已经无法接收处理金田刚刚的话了。
金田愣了愣,垂在身体两侧的双手攥紧了裤缝,又松开,苦笑着问:“部长是想问上周和我约会的女孩吗?我发现我实在……对她没有喜欢的感觉呢。
“而且,那一天……让我意识到了我真正喜欢的人是谁,所以,我已经不再尝试找女朋友了。“金田苦笑着耸肩。
有喜欢的人了……?赤泽突然觉得心脏一紧。该死,这种难受的感觉是怎么回事……几天来金田和别的女孩拥抱的噩梦画面又重现于脑海。“啊……那你……要找她表白吗?”赤泽努力抑制痛苦的表情,尽力平静地问。
金田笑的很温柔,摇了摇头。
“他不可能喜欢我的。
“我啊,只要远远地看着他就够了。现在的状态,就很好了。”
赤泽难受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部长你呢?”金田笑着问,“没有喜欢的人吗?”
赤泽慢慢地递给金田一个纸袋子:“送给你。”
金田疑惑地接过,打开,露出震惊的表情。
你为什么要送我猪头肉?!!!!!这几个字几乎浮夸地写在了金田的脸上。
“哎?不喜欢吗?大家不都喜欢吃肉的吗?这里面有整整两斤呢!”赤泽语无伦次地比划。
如果观月知道他提着两斤猪头肉和喜欢的人表白(虽然未遂),一定会翻着白眼与他绝交。
“呃……怎么说呢,”金田一手提着袋子,一手摸了摸自己的头发,露出无奈的笑,“我……对油腻的食物不是很感冒……”
太糟糕了,表白未遂,聘礼(?)对方也不喜欢。“呃……我……”赤泽手足无措,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不过我会吃完的,谢谢部长。”金田认真地封好袋子,向赤泽微微鞠躬。
“呃,不必勉强,那个……”
“没关系的。”金田摇头,笑意盎然,“是部长送的话,我很高兴。”
“哈?为啥?”赤泽感到对心上人的心思越来越摸不着头脑了。
而金田的脸也肉眼可见地涨成了红色。
“我那天在公车上……看见部长了。”
哎?!被发现了吗?!(想不发现都难吧。)
“怎么说,看到部长的那一瞬间……突然很紧张,就是心里一紧……嗯……”金田眼神闪躲,似乎在组织语言。
僵持了一会儿,金田握紧了纸袋,下定决心了一样,九十度鞠躬:“部长送的食物我会全部吃完的,因为那天见到部长之后那种莫名的感受让我意识到了……我喜欢部长!”
哎!?????赤泽在脑子当机了几秒后,才愣愣地问:“……你也是吗?”
金田一郎没谈过恋爱,但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虽然已经做足了表白后被嫌弃被拒绝的准备,但是对方用被雷劈的震惊表情蹦出这么个答案倒真是开天辟地。
等等,所以说……
两个人呆呆地对望了几秒,才渐渐绽开难以置信与狂喜的表情。
“这是……真的吗?”
赤泽有些不好意思:“我还在想,自己是不是一时冲动,这种感情究竟算不算喜欢……”
金田收起了笑容:“不确定的话,确认一下就好了。”
赤泽刚想问“怎么确认”,就被金田一把揪住领带。
下一秒,金田就闭上眼睛踮脚吻上了赤泽的唇。
只是嘴唇相触,便让赤泽不禁战栗了起来,心脏像是要跳出来一般,从未有过的兴奋与幸福感潮水般侵占了赤泽的大脑。
只是试探性的蜻蜓点水般的一碰,金田便松开了赤泽,睁开眼睛,认真地问:“讨厌吗?”
“不,”赤泽笑着说,“很喜欢。”
他一手扶住金田的肩,一手轻轻扶住金田的头,闭上眼睛,重新向他吻了过去。

压根不相信赤泽在部活出勤记录上写的“自己和金田病假”这种鬼话的观月找到了花园里,隔着灌木撞见了那两人接吻的画面。
观月气得差点没把头发揪断,好你个赤泽,身为部长带头逃训,带学弟部活时间跑出来谈恋爱?!
明天不把你俩训练得手都没力气牵,我mizuki就改名izumi!网球部最后认真训练的良心·观月初恨恨发誓。

                               ——End——

明明是赤泽约金田出来表白,最后却是金田先说出口,这是不是已经说明了什么🌝
金田的“确认方法”真苏啊……🌝
赤泽,没有用的,过两年金田长高变强了,我觉得你一定会受……
他俩简直笨蛋恋爱 和柳淳画风完全不同🌚
“真是没想到,我会喜欢男孩子啊”
“我也真是没想到,我会喜欢部长这种笨蛋”
可是喜欢上你,真是太好了呢。
这对cp实在没法打tag 我实在不知道是赤金还是金赤……
求评论!求求你们给我评论!或者小心心!谢谢您们了!
顺便问句题外话,有出情人节应募徽章圣鲁道夫那四个(金田观月淳柳泽)的吗……

赤泽部长殿堂级别的撩汉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主动伸手示意和金田握手 金田一握住他的手 赤泽就一把把金田拽到了自己的怀里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你们快去结婚吧【尖叫】